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还在路上!北京上市公司尚无“二代”完全接班

还在路上!北京上市公司尚无“二代”完全接班

2016-10-24 10:11:02来源:新京报热度:评论

在故事不断的A股市场,正在诞生一个受追捧的新概念——接班概念。今年以来,“换代潮”继续席卷A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下一代上位掌权,成为被券商和投资者争相解读的“利好”。相比之下,京城上市公司显得风平浪静。

在故事不断的A股市场,正在诞生一个受追捧的新概念——接班概念。今年以来,“换代潮”继续席卷A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下一代上位掌权,成为被券商和投资者争相解读的“利好”。相比之下,京城上市公司显得风平浪静。

还在路上!北京上市公司尚无“二代”完全接班

记者通过对注册地在北京的155家非国企上市公司进行统计发现,约有十分之一的实际控制人子侄,成为公司高管或主要股东。与江浙等地区许多上市公司业已完成代际更迭的情况不同,京城上市公司的大多数“继承者们”还“在路上”。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产业结构、工商业历史等原因,北京本地非国企上市公司多以高科技信息产业或其他新兴产业为主,企业自身和创始人总体相对年轻。随着一批80后“二代”的陆续上位,未来一段时期,京籍非国企上市公司将批量迎来权力交接。

“京籍”公司换代慢,高科技企业占多数

新京报记者通过对北京地区上市民企进行梳理后发现,截至目前,北京A股上市公司中尚无“二代”完全掌权的案例,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第一把交椅仍然由父辈把持。

这与A股的整体情况似乎存在差距:根据福布斯在去年9月发布的2015年中国家族企业调查报告显示,A股上市公司中,当时完成“一二代接班”的公司已达到111家。相对来说,京城上市公司的换代“慢了一拍”。

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在目前已经完成代际交接的上市公司中,来自江浙地区的公司数量可观。民企首例代际交接便发生在江浙上市公司中:2000年,时年39岁的徐冠巨,从父亲徐传化手中接过了传化集团董事长职务。4年后,徐冠巨推动传化股份成功上市。

在这些已经完成更迭的公司中以传统行业企业居多。这一点也与北京上市公司的情况有所不同。

同花顺系统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0月21日,注册地在北京的非国企上市公司共有155家。根据新京报记者粗略统计,155家京籍非国企上市企业中,主营业务为“信息服务、计算机应用、信息设备”这一领域的企业达66家;“电子半导体、光学元件”、“生物医药”这两大科技含量较高行业的企业合计约达20家。

照此计算,仅前述三大高科技行业的公司合计已达到约86家,约北京非国企上市公司总数的一半。此外,还有一些新兴产业如环保工程等公司没有计算在内。

与高科技、新兴产业上市公司数量相比,北京上市民营企业中,传统行业公司在数量上未能占据强势地位。前述155家企业中,传统行业中的经典代表“房地产”公司仅有6家。

另据北京市证监局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北京证监局辖区内的创业板公司数量为84家,居全国首位,总市值占全国的21.15%。

12家公司“二代”成为董监高

与京籍上市公司“高科技、新兴企业居多”同时存在的现象,是在任掌舵者普遍年轻化。

新京报记者在统计数据过程中发现,北京非国企上市公司现任董事长年龄大多在40—55岁之间,60岁以上的董事长数量寥寥。

京籍上市公司的二代们虽然尚无人成为“掌门”,但不少公司的“接班大计”似乎也已提上日程。

新京报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粗略统计,截至10月21日,在155家北京非国企上市公司中,12家企业现任实际控制人的“二代”已经进入了公司经营管理或参与决策的层面,成为董监高。此外,有3位“二代”持有上市公司相当比例的股份。

神州高铁董事长文炳荣之子文宝财,目前以4.9%的持股比例名列上市公司第4大股东,但未在公司任职。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侄女何澜,任上市公司监事。

汉王科技董事长刘迎建的儿子刘秋童,任上市公司非独立董事。

北京利尔董事长赵继增的儿子赵伟,任公司副总裁兼董事。

奥瑞金董事长周云杰的儿子周原,现年29岁,任公司副董事长。

北陆药业董事长王代雪之子WANGXU,任公司副总经理和非独立董事。嘉寓股份董事长田家玉之子田新甲,任公司副董事长和非独立董事。

舒泰神董事长周志文侄女周艺,任上市公司董事。吉艾科技实际控制人高怀雪的儿子徐博,现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东方通董事长张齐春之子朱海东,现为公司董事。光环新网董事长耿殿根侄子耿岩,现为公司副总经理。

三联虹普董事长刘迪的儿子张敏喆,为公司非独立董事。

诚益通董事长梁学贤之子梁凯,现为公司总经理兼董事。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之子梁在中,为公司副总裁兼董事。

万东医疗实际控制人吴光明儿子吴群,间接持股万东医疗。

按照一般的步骤,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下一代,被提拔为高管或享有较高比例的持股,可以看作是“预备接班”的节奏。

80后居多,6位有留学经历,1人是加拿大籍

据新京报记者粗略梳理,在上述可能预备接班的15人里,有10人为1980年后出生。

上市公司嘉寓股份董事长田家玉的儿子田新甲出生于1984年,担任副董事长;三联虹普董事长刘迪的儿子张敏喆生于1988年,现担任非独立董事;光环新网耿殿根的侄子耿岩出生于1980年,现任副总经理……除此之外,90后的身影也已经闪现其中。汉王科技刘迎建的儿子刘秋童出生于1992年,今年只有24岁;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的侄女何澜现年25岁,目前担任公司监事。

与草根创业的父辈不同,在预备接班的京城上市公司二代中,约半数的人都有海外留学的经历。其中包括何澜、刘秋童、周原在内6位“二代”,其父辈为这些“继承者们”选择的深造地集中在英、美、澳三国。

汉王科技刘秋童的高管公开简历显示,24岁的刘秋童毕业于美国某大学,尚未完全毕业时已经进入公司任职接受锻炼,“2010年及2014年,跟随父亲出国访问并担任随身翻译”也被写进其个人简历。

资料显示,北陆药业董事长王代雪儿子名为WANGXU,现任副总经理及非独立董事,现为加拿大籍。

二代接班大多“不到时候”?

有分析人士撰文称,二代接班现象在北京之所以不太集中,或与产业结构有关:北京民企上市公司中新兴产业居多,创始人自己尚且年轻,二代的接班大多“不到时候”。

国内家族企业研究和咨询专家郑敬普认为,上市公司作为公众性公司,面临的外部压力更大,父辈或创业第一代退出的时间会晚一些。

他表示,目前二代接班还不是上市公司的主流,但这并不意味着多数上市公司会选择由职业经理人接班。因为企业上市后拥有的人才越来越多,家族二代们目前可能并没有担任重要的领导岗位,都还在“接班路上”。

“民营非上市公司已经出现明显的‘接班潮’了,上市公司也正在朝这个方向走。”郑敬普称,根据相关调查,至少80%以上的第一代创始人,会选择让自己的孩子接班。但据他了解,二代中自愿接班的,“比例非常低”。

【最年轻副董】

奥瑞金周原:23岁时成副董事长

奥瑞金董事长周云杰之子周原,23岁便当上了公司副董事长,如今他已在这个职位上干了6年。

已当6年副董事长

奥瑞金从事食品饮料金属包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2012年10月,奥瑞金正式登陆A股。在这家公司IPO阶段,其年轻的副董事长便引起外界关注。

当时公开的招股书显示,奥瑞金副董事长周原为董事长周云杰之子,时年25岁,海外留学归来后进入上市公司,并于2010年11月担任公司副董事长。

也就是说,在奥瑞金正式冲刺上市的时候,25岁的周原已经拥有两年的“副董事长”从业经验,23岁便当上了公司副董事长。

对于许多大学毕业生而言,这个年龄正值毕业后四处碰壁的择业阶段。背靠父辈打下的“江山”,周原直接成为了许多同龄人的老板。到目前,周原在副董事长的位置上已经待了6年。

去年年薪200万

虽然是给自家“打工”,周原享受到的薪酬水平丝毫不打折扣:过往数据显示,2011年,周原的年薪便达到了175万,在公司高管中仅次于父亲周云杰的266万,与同期其他高管相比明显丰厚。同年,公司总经理魏琼的年薪为155万,两位副总经理的年薪约为140万;财务总监的年薪为100万。

2015年年报显示,周原领取的薪酬为200万元。

现在,在公开报道中,周原已经多次代表公司出面接受媒体专访。在去年9月一次平面媒体对周原的访问中,周原谈到“放眼未来,对奥瑞金的可持续增长仍然有充分的信心,但发展的模式要改变。”

控股权仍在父亲手中

奥瑞金现任董事长周云杰55岁,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周云杰间接控股上市公司奥瑞金约超过60%的股份,儿子周原并未拥有股权。

从公开信息看,周原目前仅负责事务性的工作,并未拥有实际决策权。

去年9月,由黄健翔参与联合创业的“动吧体育”宣布获汪潮涌、俞敏洪、周云杰投资。其中,周云杰以体育圈的“圈外人”的身份进行投资。公开报道中,周原曾以奥瑞金少东家的身份出面为“体育产业”站台。

【京城“外来户”】

三一重工梁在中:从车间调度员学起

在近日发布的《2016胡润中国百富榜》中,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以320亿的身家,位居榜单第48位。上市公司总市值446亿元,在A股北京非国企上市公司中,这一水平也堪称重量级企业。

作为“外来户”的三一重工也将于不久后面临“老少交班”的考验。

未来掌门曾险遭绑架

作为梁稳根的儿子,梁在中在三一重工已经进行了长达十年的“磨练”。

资料显示,梁在中出生于1984年,现年32岁,目前任三一重工董事。公开报道显示,2006年,梁在中从英国华威大学计算机管理专业毕业,随后进入三一集团工作,从车间调度员开始学习企业经营管理

在公开报道中,梁在中作为未来的接班人,多次“抛头露面”并对企业经营事务发表看法。不过截至目前,从公开信息来看,梁在中并未直接持有三一重工的股份。有报道称,虽然尚未正式接班和掌权,但公司内部已经称呼其为“小梁总”。

据《环球企业家》报道,2010年7月,梁在中所乘坐的车“被一辆精心伪装的假警车尾随”。当时的报道称,装扮成警察的歹徒上前将其车拦下,并密谋将其绑架。幸运的是这一计谋被梁在中的司机识破,梁在中得以侥幸脱逃。该案最终告破,不过,主犯在抓捕过程中蹊跷自杀,此案因此成为未解之谜。

当时,此案曾被坊间广泛怀疑为三一重工的同城竞争对手中联重科所为。2013年6月18日,中联重科发布公告《独立董事关于媒体报道相关情况独立调查的声明》,声明中对媒体此前所报道的梁在中遭绑架案进行了回应,称与中联重科无关。

新近担任保险公司副董

“少东家”梁在中遇险之后,三一重工与同城竞争对手中联重科又历经多番“互掐”。

2012年,三一重工梁稳根宣布,将公司总部由长沙迁往北京。在当时的公告中,公司表示,公司迁址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公司国际化进程,实现‘品质改变世界’、成就世界级三一的产业理想。”

2016年3月,久隆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开业,注册资本10亿元,三一集团、珠海大横琴投资、珠海铧创投资管理为前三大股东。梁在中出任副董事长;2016年7月底,湖南三湘银行获批筹建。此前据报道,梁在中未来将担任三湘银行董事长。

【最年长“二代”】

东方通朱海东:年近50岁

在“一代”“二代”普遍呈年轻化特征的北京非国企上市公司中,东方通属于“特例”:其创始人兼董事长目前已七旬多,而公司未来的接班人仍不明确。

创始人不退休,“新主”待定

2014年1月,创建17年的东方通正式登陆A股,当时其创始人兼董事长张齐春(女)已经75岁。

目前,张齐春已经77岁,仍然担任公司董事长,其子朱海东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但未拥有实际管理职位。

作为上市公司创始人的第二代,朱海东今年也年近50岁,与众多上市公司80后、90后接班人相比堪称高龄。

鉴于董事长年事已高的现实,东方通的“接班”问题,自上市前至今便一直为外界所关注。上市前,张齐春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并不是刻意不让后来人接班”,而是“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来执掌公司”。

直到公司IPO关头,东方通在发行资料中承认,“鉴于张齐春对发行人的重要影响力,如张齐春无法继续履行其对公司职责,发行人在经营方针和战略的制定方面、业务经营的统筹规划方面仍可能会受到影响”。

创始人张齐春夫妇在当时做出承诺,“若张齐春因个人健康原因或任何意外之情形导致其不再具备《公司法》规定的股东资格,则张齐春在发行人的股东资格由朱海东(张齐春之子)继承。”

在此之前,张齐春曾对外表示,未来的接班人“不会是自己的孩子,因为他们有自己喜欢的职业。”

曾“自立门户”

根据朱海东个人简介所显示的情况,在东方通创办早期,朱海东也曾长期跟在母亲身边做事,并担任过几年的财务部、融资部主管。

2004年时,作为创始人二代的他曾“自立门户”,创办并管理北京东方瑞思技术开发有限公司;2007年9月至2009年5月,朱海东在罗德公共关系有限公司就职,具体职位不详;2009年5月起,又任职于北京长策天成公关策划有限公司。

创始人家族股权缩减

2015年,东方通提出“二次创业”,公开信息显示,张齐春为东方通选拔的职业经理人沈惠中挑起这一大梁。

张齐春本人及其家族成员近年来的持股比重不断下滑。上市前,东方通引入东华软件进行增资,此轮增资后,张齐春的持股比例由之前的30%下滑至26.6%;2009年12月,东方通进行了一次股权转让,转让后,张齐春的持股比例由26.6%再次下降至24.95%,其子朱海东与妻子朱曼分别持有5.55%和0.19%。

截至2016年6月,张齐春持股比例为16.71%,朱海东持股比例为3.72%。母子合计持股超20%。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北京CBD将不堪重负 十年后聚集60万上班族比卢森堡人口还多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