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2016-04-27 09:27:05来源:澎湃新闻热度:评论

为这个城市的扬尘和喧嚣而皱起眉头,只是意味着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到自己的家,对很大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来说,抱怨也是一种奢望,他们依然要经年努力奋斗,寻找更实惠的“住处”。

所以当你为了一眼望不到头的拥堵车流而焦躁;为这个城市的扬尘和喧嚣而皱起眉头,只是意味着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到自己的家,对很大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来说,抱怨也是一种奢望,他们依然要经年努力奋斗,寻找更实惠的“住处”,从市中心的“蚁穴”或者城市边缘的待拆房,在物价飙升的时代努力降低生活成本。城进不来,只能寄期望于在老家也购置下产业,为了下一代,为了养老。也为了一些难圆的梦。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2016年4月3日,深圳市福田区一栋高层住宅楼的露台,一位住户正在打理她种植的葱苗,远处的矮房子是一个名为皇岗的城中村,和高层电梯楼相比,同样面积的房子租价往往只有一半左右。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依然看不到买房的希望

现在还和妻子各自分居在集体宿舍的周文才,2011年的时候也曾考虑过在北京“安居乐业”。当时他能拿到近7万元的年薪。但没想到,就是在这一年,被称之为“京十五条”楼市限购政策与之前暴涨的房价击碎了周文才买房梦。他甚至没有满足条例第一条对连续纳税与社保的规定。

“这是一种怎么努力都没希望的感觉,等到干不动了,我就回老家,北京待不下!”周文才谈到未来时显得十分焦虑。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2016年4月10日,北京,厨师周文才与工友们在集体宿舍吃夜宵,妻子在一旁的小床上听他们聊天。 

2003年,16岁的周文才从老家沧州来到北京打工,他选择了学厨。他想的就是上手快,能有一技傍身,更看中这一行包吃包住传统。随着连年厨艺的提高,周文才已成为各家日料店老板“挖墙脚”的对象,薪水也水涨船高。所以2011年,他才冒出了在北京买房置业的念头。

因为政策原因断了买房的念想,他只能努力存钱。2013年春节,周文才难得在家多呆了几天,“突然发现父母老了,村里的房子也旧了。两个姐姐都已出嫁。再过几年爸妈该需要人照顾了。”这一年年底,他拿出计划用来开店创业的20万首付,贷款在老家沧州市内买了一套2居室,为将来父母养老用。

一晃,单身小伙也到了成家的年纪。2015年,周文才迎来了爱情与事业的双丰收,此时他已年薪过10万,在一家新开的日式铁板烧店当上了行政总厨,与一名在附近健身房上班的甘肃姑娘结了婚。但还没有来得及享受新婚的甜蜜小两口就不得不面临住房的困难。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2016年4月10日,北京,由于当天宵夜太晚,周文才与妻子挤在宿舍单人床上凑合一夜。 

在他们工作的朝阳区住房均价早已突破每平方米5万元。一套住房动辄2、300万元。哪怕一居室的房子租金也要4、5000元。不得已,小两口只能分居在各公司的员工宿舍里。“宝贝计划”被无限搁置,他与妻子商定婚后还是继续住宿舍,不买衣服,不出去吃饭,“这样每年能存个6、7万,要是有了孩子就得自己去租房了,老婆到那时也没有收入。”

暮色降临,当北京东三环已经堵得一眼望不到尽头,周文才开始了一天最忙的时刻。这家开在艺术社区的日式铁板烧店,光顾者大都衣着风雅,在铁板间滋滋的烤肉声中高谈阔论着艺术与交易。虽然近在咫尺,周文才却无法参与到客人们的话题中。他紧盯眼前的牛排,这是一项需要掌控微妙的料理艺术,片刻分神都会让铁板上新鲜的食材变得味同嚼蜡。而为了能站在顾客前的此刻,周文才已经奋斗了整整13年。

在这座城市,他仍然没有安全感。过了年,老家的房价从每平方米5000多元涨到了6000元。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在周文才看来,工资增长的幅度永远赶不上城市物价的飞涨。 

上海钟点工:租个房都被“捅”到外环外

一间15平方米的平房,没有空调、网络和淋浴设备,地处上海城区与嘉定之间的江桥镇星火村,2016年,这间房的租金是每月600元。钟点工赵丽琴的“家”就安置在这里。原本用作厨房的这一小间,一道帘子就算隔出了卧室和客厅。但家当都归置得整洁有序。

赵阿姨2007年刚来上海做保姆的时候,每天工作10小时,一个月能挣1200块。温和开朗的她很快适应了上海的生活方式,深受雇主喜欢,工资也随之不断上涨。到今年,赵阿姨做钟点工,做六休一,每月工钱能达到6000元,其中2000元用于日常开销,剩下的钱则攒起来存银行拿利息,“绝对不敢投进股市”,她说。

也曾有人给赵阿姨推荐过市中心定西路上的一间出租屋。“10个平米,1000块,卫生间和洗澡间还是四家人合用的”,她感到不可思议,“在上海(市区),有卫生间的房间都得1,2000块钱,太贵了。”

北京厨师:工资13年翻20倍 依然看不到买房希望

2016年4月9日,曹安公路边上的江桥星火村。一对居住于此的外来打工夫妇准备将大葱销售到市场。 

与许多外地来沪打工者一样,赵阿姨在房价的节节攀升和城区的拆迁改造双重“逼迫”下,不断向更偏远、更便宜的郊区迁移。用她苏北兴化的方言说,她是被“捅”出来的。从中环与外环线之间的真光路,每月租金250元,到旧屋拆迁挪到外环线以外的建新村,每月360元。三年后,当她再次遭遇拆迁,只好继续外迁7公里辗转到江桥镇星火村,每月租金600元。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跳槽说走就走?北京白领不守协议被判赔70万
下一篇:北京极品女白领为买房数月不购物不吃肉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