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北京等特大城市:“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路上”

北京等特大城市:“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路上”

2016-03-29 15:28:28来源:中工网热度:评论

在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铁站,李慧站在浩浩荡荡的人群中,等待着踏上通往国贸的地铁。除了周末,李慧每天都要这样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而这几乎是多数大城市务工一族生活的写照。

早晨7时半,在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铁站,李慧站在浩浩荡荡的人群中,等待着踏上通往国贸的地铁。除了周末,李慧每天都要这样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而这几乎是多数大城市务工一族生活的写照——在城区繁华地段工作,在郊区居住,每天将精力消耗在“舟车劳顿”的通勤上。

北京师范大学2014年发布的《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以“经济转型背景下中国劳动者劳动时间配置”为主题。调查结果显示,大城市人群在通勤上消耗了大量时间,其中,北京高达97分钟,上海、深圳、广州的通勤时间也都接近或超过90分钟。

北京等特大城市:“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路上”

通勤时间如此之长,固然与交通拥堵等因素相关,不过“长途奔袭”的背后,也与大城市“职住分离”的城市布局密切相关。

“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路上”

8年前,李慧从山东来到北京上大学,毕业后入职一家金融公司,成为一名都市白领。月薪1.1万元的她,每月房租要花掉3500元,“一年的房租大约4万多,占了我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李慧说,她是一个精打细算的女孩,觉得租房不是长久之计,考虑买房时,她将目光投向了距离工作地更远的燕郊。

“从燕郊到国贸的814路公交,单程大概1小时左右,而从梨园到国贸,也得40分钟。”李慧跟记者计算着时间,她为自己的“聪明”而庆幸,除去首付,房子的月供只比现在的房租贵500多元,“我只要再多花一点钱和时间,就能拥有一套房子了”。

李慧坦言,自己的想法是受了同事启发。“很多同事都这么做,到了新小区后发现,许多邻居也和我的情况相似。”但是,她也表示,“每天坐814路进京的人太多,挤公交比挤地铁更困难。”由于新房还在装修,李慧目前仍然住在梨园的出租房中,“不管在哪里,‘长途奔袭’的日子,都不会结束!”

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副教授郑思齐曾带领其团队对北京市“职住分离”情况进行量化研究。调查结果显示,在北京城六区范围内,只有16.03%的居民实现了本街道就业,只有26.61%的就业者实现了本街道居住,超过70%的就业者上下班需要“长途奔袭”。“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路上”成为北京上班族的共同感慨。

“职住分离”造成“长途奔袭”

在郑思齐的研究中,用“职住比”来衡量职住分离情况,“职住比”即用特定区域的就业和居住人数相除得出的数字。在像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中,容易出现“职住失衡”,最典型的有两种表现。第一种是“职住比”过高,这通常是标准的工作区;第二种是“职住比”过低,这通常是标准的“睡城”。对李慧这样的白领而言,他们几乎跨越了“职住比”的高低两级。

在写字楼聚集的CBD区域,是大批白领奋斗的地方,然而高房价、高房租很难让他们实现在这一区域居住的愿望。记者查阅某互联网租赁平台提供的房屋出租价格,以一居室为例,在城市白领工作集中地国贸附近,租赁价格在4000元~5000元/月,而在城市白领居住集中地梨园附近,租赁价格在2000元~3000元/月,价格相差悬殊。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末,北京常住人口为2151.6万人,人口分布呈圈层向外拓展的趋势,即由二、三环向四环外辐射发展。其中,三环至六环间,聚集了1228.4万北京常住人口,占全市的57.1%;五环以外1098万人,占全市的51.1%。

资料表明,在距离市中心较远的“睡城”,提供的工作岗位往往很少。有网友总结出北京及周边的四大“睡城”——天通苑、回龙观、望京和燕郊,这些地方都在四、五环之外。数据显示,北京天通苑和回龙观只有不到20%的居民就近就业,82%的居民在五环以内就业,70%的居民在四环内就业。而一些典型的城市工作区,为提高同行业公司的工作效率,往往具有聚集效应,客观上也造成了非城市工作区的工作机会较少,大量普通就业者只得向居住区域外“迁徙”。这就导致了“钟摆式”的城市交通,从而催生了大量白领的“长途奔袭”。

一些北京近郊新建的新城已经在尽力避免“职住分离”,然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业内人士分析,从根本上说是聚集效应抬高了居住成本。据媒体报道,北京亦庄新城最初按照“实现新的职住平衡格局”兴建,但建成后很多居民无力承受日益升高的住房价格,只得到偏远的农村寻找住房。

寻找效率的平衡点

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北京市2月居住价格同比增长4.5%,租赁房房租价格同比增长4.8%。房价居高不下,像李慧这样选择将居住地安置在离工作地较远区域的情况,也将越来越多。

“有时候,看见小区门口卖早餐的小贩,都会有些羡慕,我为什么不能在家门口就近上班呢?”李慧向记者吐槽。但是,她想了想,又对记者说:“拼事业,还是要有整体氛围,国贸虽然远,但是在那里才会更有发展!”很多的北京上班族像李慧一样,对“职住分离”的生活充满无奈。

“职住分离”的形成,是一种市场选择。但另一方面,又确实造成了劳动者交通成本、时间成本的提升。如何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应成为城市管理者思考的重点。

同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强此前表示,居住区和工作区连为一体是将来的发展趋势,但产业结构调整具有滞后性,现有情况下“职住分离”还会存在一段时间。他建议上班族调整心态,充分利用通勤时间,“了解与工作和社会相关的信息,观察社会的变化,寻找美感,学会享受。”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北京女职工产假有望增加3个月 再婚夫妇可生3孩
下一篇:求职面试被要求上交手机 笔试结束老板和手机一起消失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