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25岁女子应聘快递员遭拒起诉用人单位:性别歧视

25岁女子应聘快递员遭拒起诉用人单位:性别歧视

2015-09-25 10:08:37来源:新京报热度:评论

去年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到北京市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应聘快递员遭拒,认为受到性别歧视,起诉公司。马户是网名,意为“驴”,形容倔强。

法院门前,马户把一辆自行车举过头顶,以证明她可以胜任快递员的工作

【对话人物】

马户

女,25岁,吉林人,去年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到北京市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应聘快递员遭拒,认为受到性别歧视,起诉公司。马户是网名,意为“驴”,形容倔强。

黑衣、黑裤、黑色帆布鞋,25岁的马户留着蘑菇头,看起来像个男孩。

“爸妈不在家时,灯泡都是我换。”她说她的性格里有男孩的因子。

到邮政速递公司应聘并试用,在签订合同阶段被拒绝。马户觉得受到就业性别歧视,将速递公司诉至顺义法院,索赔体检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这起官司也改变了马户对未来的规划。

从去年1月立案开始,除了与快递公司打官司,马户也开始关注女性就业的权益保护。

如今,她每天都向各地人社部门举报,举报那些在招聘广告中写“限男性”的企业,“一天一例,以期改变。”

“我要发出声音。”马户说,有声音才能有关注,有关注才能有改善。

“快递是个男性垄断行业”

新京报:应聘快递员,是你步入社会后找的第一份工作吗?

马户:第一份工作是咖啡厅的服务生。我不觉得工作之间有高低贵贱之别,想做就去做了。

新京报:你是学油画的,当快递员好像和你的大学专业并不相关。

马户:我也找过美术老师的工作,发现不太适合我。我不喜欢坐办公室,女快递员挺有趣,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不是一成不变,这很吸引我。

新京报:在你眼里,快递员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马户:体力是一方面,快递是服务类的工作,态度很重要,男性快递员态度可能不如女性柔和。

新京报:招聘启事上有没有写对性别的限制?

马户:明确写了快递员要男性,其他岗位还有分拣,在室内,招女生。

新京报:看到有性别限制,还要去应聘?

马户:很多工作也说“限男性”,但还是有女的做,我也见过女快递员。当初只是抱着“要就要,不要就算了”的心态。结果投简历当天就接到劳务派遣公司的电话。我问他们,我是女孩,上面写着“限男性”,这行吗?他们说女孩也可以。第二天我就去面试了。

新京报:既然别的公司也招女快递员,为什么偏偏选择去邮政应聘?

马户:我也去找过别的快递公司,都是“限男性”,邮政毕竟是国企,待遇和保障要好一些。快递员底薪3000元,过试用期后计件算绩效。每个件一元到三元不等,一个月保守估计就五六千元。这算是一个男性“垄断”的高薪行业。

是保护女性 还是限制女性?

新京报:你在快递公司试用了几天?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环境,有女性吗?

马户:两天,早上六七点钟去分拣快件、装车、送件。二三十个快递员就我一个女的。快件大多数是文件,没有很多重物,那种大块头的件儿是走物流的,不归快递管。

新京报:同事们怎么看待这个女快递员?

马户:大家都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我,好多人窃窃私语,我听到有人说,“她是大学生啊,还是女的,咋干这个呢?”我去面试时,面试员也是这个态度,觉得这不现实。

新京报:签合同阶段,公司拒绝你的理由是什么?

马户:他们承诺让我十一放完长假后签合同,我都做了入职体检,买了护腰、饭盒。后来拒绝我的理由是“一线员工不要女的”,说合同送上去了,总公司没批。

新京报:被拒绝后,除了不公平外,还有别的感受吗?

马户:失望、难过。我从小到大,头一次想做一件我喜欢的事儿,为此做了很多准备,被拒绝不是因为能力,只是因为你的性别。

新京报:你为什么认为这是性别歧视?国家有《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有些人觉得,一些工作不要女性是出于对女性的保护。

马户:很少有人站在女性视角考虑问题,如果女性喜欢而且能干,就不应该以保护的名义剥夺她的选择权。

我觉得真正的保护是“不强制妇女做某些工作”,而非“限制妇女不能做哪些工作”。

新京报:在网上有男快递员说,女性送快递时可能会遇到很多不便,比如生理期的身体问题、容易被骚扰等安全问题,你怎么看待?

马户:面对男女的生理差异,应该在工作制度上改变,而不是排斥某一性别,不给她们机会。

至于有关骚扰的安全问题,我想反问,新闻上爆出好多男性快递员骚扰客户,这怎么说呢?快递公司担心女快递员的安全,那客户的安全呢?

“发出声音,才能引起改变”

新京报:你选择诉讼,为什么不再找其他工作?这不是更切合一个毕业生的实际吗?

马户:大学时我参加过女性徒步的公益活动,有了一些女性意识,接触过这些后就觉得,如果所有人都默不作声,这种现实就没法改变,歧视的现象会越来越严重。

新京报:你以什么案由起诉公司?

马户:案由是以“一般人格权纠纷”来立案的,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没有以性别歧视作为案由起诉的。

新京报:被告方在庭审过程中提出你存在恶意诉讼的行为,他们提出你在应聘的过程中总是录音、录像,像是知道你会被拒绝?

马户:我开始录音、录像,保留证据是在他们明确拒绝我之后。这种说法有点阴谋论,好像我是为了告他们而去应聘工作一样。

对方的这种想法在我看来也代表了一种社会现象,发生什么事儿时,很多人沉默,一旦有个人站出来,大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认为他出头一定出于某种阴谋性的动机。我只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什么没人为这个行为点赞,而是首先想她是出于什么目的。

新京报:起诉之后,你在网上展示你可以抬起重物的照片,和朋友发起“女子负重大赛”,为什么要这样做?

马户:案子到现在,已经不是当初我个人的事了,原本起诉是出于对不公平的愤怒。现在站在更宽泛的角度上看,这是个法律问题,一个企业态度的问题。我不在意赔偿多少,更希望有人能关注性别歧视的问题。

新京报:也有很多网友据此认为你在利用此事炒作?

马户:炒作这个事儿对我个人没有任何好处。

新京报:有些人认为,你的案子无论输赢,都无法改变女性求职可能面临的窘境。

马户:我不觉得会那样。首先需要有人站出来讨论性别歧视,得到关注。这是个开始,更多人关注后,才能产生改变法律和企业的空间。首先得让人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每天打一个举报电话”

新京报:你现在又找工作了吗?

马户:没有找工作,现在在一个关注女性权益的公益团队里当志愿者。

新京报:案子改变了你对未来的规划?

马户:会有改变,我可能会给自己两三年的时间做公益,这件事也让我变得更有力量。

新京报:一审第三次开庭后,你到人社部提交了一封“缩小女职工禁忌从事劳动范围”的建议信,收到回应了吗?

马户:这两天刚寄到,法律上没有规定必须回复。我是骑行送到人社部的,对方说如果是建议不能当面接收,需要寄送。没能面对面和人社部的法规部门交流,挺遗憾的。

新京报:在你从事的公益活动中,你还做了哪些事儿?

马户:从第二次开庭之后,我就开始向各地人社局举报招聘广告中写“限男性”的企业。每天打电话举报一个。让我意外的是,一些大城市的人社局都有反馈,有的打电话致谢,有的会积极回复,说会责令那些企业去改正。以前没人做这些事,你也不知道政府部门是什么态度。做得越多,才会越来越引起重视。

新京报:你怎么理解女性对于自己权益的维护?

马户:是对生活、对自己的一种态度。传统观念中不太喜欢女性站起来说权利,中国的社会只有男人谈权利。其实有些东西对男性也不公平,比如有些男性就喜欢在家带孩子,就对学化妆感兴趣,结果就被叫“娘娘腔”,这是社会对性别的一种刻板印象。开放文明的社会应该尊重任何性别的选择,他或她所选择的不被社会诟病和污蔑。

【邮政部门回应】

庭审过程中,被告北京邮政速递表示,不存在歧视原告就业的客观条件及实际行为。

邮政速递的法定代理人称,招聘是某劳务公司发布的,被告只是和劳务公司有派遣合同,而马户是劳务公司的派遣员工、有缔约关系,即使存在就业性别歧视也是劳务公司的责任。

同时被告表示,投递员是法律法规禁止女性从事的负重体力劳动。《邮电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实施细则》规定,“禁止安排女职工从事电信线务高空作业、邮件押运工作,以及连续负重超过20公斤,间断负重超过25公斤、国家规定的第四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和对女性生理机构有特殊危害的其他女职工禁忌从事的劳动。”被告称,投递邮件属于邮件运输范围。

此外邮政速递认为,马户明知不招女性而故意应聘,为恶意制造诉讼陷阱。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北京上海工资收入全球垫底 物价却正赶超欧洲
下一篇:北京时薪标准居首 黑龙江月薪标准垫底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