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北京监狱:狱警因工作太忙 不敢生孩子

北京监狱:狱警因工作太忙 不敢生孩子

2014-09-29 08:47:21来源:北京青年报热度:评论

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获准独家采访北京市各监狱,无障碍亲临狱中罪犯劳动改造现场及生活区域,真实记录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生活。

提到监狱生活,人们想到的总是菜汤和窝头,但实际上服刑人员吃得最多的是馒头,每逢节假日,监狱内的服刑人员还可以吃上红烧肉和炖排骨。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获准独家采访北京市各监狱,无障碍亲临狱中罪犯劳动改造现场及生活区域,真实记录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生活。在北京市监狱局所辖的监狱内,服刑人员入狱后主要是参加劳动,从每天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9点30分就寝都有严格的规定,服刑人员每个周日可以享受没有劳动的“休息时光”。

北京市各监狱的伙食以馒头为主

入狱要经过17个环节

饮食并不是菜汤窝头

建在天河监狱的罪犯收押注册中心,负责服刑人员入狱后的安全检查、健康检查、信息采集、贵重物品存留、沐浴、理发、换囚服等17个环节的工作。服刑人员正式被监狱收押后,先是到第二监狱接受三个月的入监教育,在接受完认罪服法教育以及熟知“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等监规纪律后,再分配到各个监狱去接受教育改造。

清园监狱二分监区副分监区长王仲桂说:“监狱里的服刑人员平日吃得最多的是馒头,每顿饭有一个菜,荤素菜是轮换的。要保证吃得饱,吃得卫生。逢年过节,监狱里会为服刑人员改善伙食,红烧肉、炖鱼、炖排骨都吃得上。”

在为服刑人员准备饭食的食堂,北青报记者看到有回民灶和素民灶的单独操作间。不但如此,每天还要为那些生病的服刑人员,做病号饭。

服刑人员在监狱病逝一般会换上便服入殓

北青报记者在进入到清园监狱监区的时候,见到两名干警正带着一名服刑人员出狱就医。“你怎么不舒服?”北青报记者问。服刑人员回答:“耳朵听不见声音,老嗡嗡的。”

“不排除他是谎报病情,但只要有服刑人员提出就医,经监狱医务所诊断,我们都会及时带出就医。”监狱狱政科赵久立警官说:“为逃避改造伪装有病的,确诊后我们会给予相应的教育hr369.com和惩处。”

保证服刑人员社会就医时的安全警戒和对因病正常死亡服刑人员的后事处理,是狱政管理的一项重要任务。处理因病正常死亡的服刑人员后事每个监狱都有,但关押老病残罪犯的延庆监狱遇到的最多。主要由警官孟柏树负责处理。

一次,死者的亲属要为尸体换上寿衣,但是尸体已经冻得硬邦邦,肩关节冻死。停尸间的师傅说用白酒揉尸体的肩关节,会使表皮变柔软。孟柏树买来了几瓶白酒。可酒摆在那里,停尸间的师傅不管,死者的亲属们也全都退缩了。孟柏树只得走上前去,最终帮死者穿上了寿衣。

据了解,服刑人员病逝后,监狱都会为其脱下囚报,换上便服寿衣。

监狱里的一周怎么过

平时劳动周日可休息

每天早晨,服刑人员6点起床后,到分监区大厅里集合,分监区值班领导点名,然后回监舍整理内务、洗漱,需要服药的服刑人员开始服药,然后早饭。早饭后,去车间劳动。午饭后是午休,下午2点可以安排继续劳动或各种学习和文化兴趣活动。晚饭后,从18点30分到19点30分,是收看北京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

“之后,服刑人员可以看电视、看书或者是下棋等娱乐活动,就寝时间是晚上21点30分。周六全天是集中教育时间,监狱会安排各种内容的教育。”从警校毕业后已经在分监区工作了16年的王仲桂说,周日是休息日,服刑人员在分监区里做一些自己喜欢做又不违反监规纪律的事情。

虽然看起来比较宽松,但对服刑人员一天的生活管理,涵盖了日常生活、接受教育、参加劳动的上百个细节,每个细节都要在干警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不能出现哪怕是微小的纰漏。

“除了日常管理、监视,夜深人静了我们的眼睛还是不能闭。”王仲桂说:“值班干警除了盯监控屏幕,还要在监舍筒道里巡视。每次值班,就在那七八十米长的筒道里来来回回地巡视和坐在筒道口监视,这样连续工作几个小时是常事。”每个分监区都有监控室,值班干警一刻不停地盯着荧光屏上每一个监舍的灰色画面,一坐几个小时。

监狱各分监区负责人每月与家人失联15天

清河分局所属的几所监狱远离北京市区200公里,周围遍地是芦苇,社会服务设施匮乏,文化体育设施几乎没有。家住北京的监狱干警们,每周从城里乘班车上班,5天后,也就是周末才能回家一次。

王仲桂是分监区领导,一个月最少要值一次周六日的班,值完班还要继续工作一周,也就是说,一个月中他有半个月是在监狱大墙里面度过的,因为手机禁止带进监区,他不能守着座机,所以他每个月都要与亲友“失联”15天。

年轻干警赵久立结婚5年了,还没有孩子。“我们是不敢要啊。”他苦笑着说:“我媳妇也是监狱干警,在外地罪犯遣送处工作,经常要去外省市遣送罪犯,一走就好几天。我回家她走了,她回来了我又回清河了,一个月见不了面是常事。假如真的有了孩子,给孩子的亲子时间、各种教育、身体的呵护,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解决。”

案例

不服判决入狱“绝食”603天

在清园监狱,有家室的服刑人员王某因为与情人发生了矛盾,将情人砍成了重伤,被判了8年徒刑。从在看守所起,万念俱灰的王某便不再说话,久而久之变成了“哑巴”。赵久立和同事们轮流找王某用笔谈话,一点点地让他认识到犯罪的根源。当王某忏悔后,赵久立及时让王某的亲人来监狱,告诉王某他没有语言上的疾病,是心理原因造成他一年多不说话而失语的。听音乐、唱歌、读汉语拼音、单独练发声……终于,有一天王某唱歌时发出了声音。

服刑人员秦某对法院的判决不服,自进入监狱开始就拒不认罪,多次申诉控告,在得不到满意答复后,便采取了不服从管理、唆使别的服刑人员违纪、吞食异物等抗拒手段,最后又采取了绝食的方式来顽抗。

为了不使秦某的身体出现问题,监狱对他采取必要的医疗方式来维持他的身体健康,甚至采用“特殊方式”保证他“肚子里有食”。只要他提出那里不舒服,干警都会立即带他去医院。干警与秦某苦口婆心的谈话都统计不清有多少次了,事后连他自己都说:“警官们那叫一个耐心,天天找我谈话,还不是一人俩人。”心理疏导、亲人规劝,严厉的告诫,点滴的关照,在第603天的时候,秦某主动进食了。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北京一大学毕业生因找不到工作连砸14辆车被公诉
下一篇:北京:海淀中关村壹号封顶 或将吸引就业3万人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