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北京“蚁族”调查:很多来自农村 多是高学历贫困

北京“蚁族”调查:很多来自农村 多是高学历贫困

2014-09-09 09:03:30来源:中国青年报热度:评论

今年有727万名大学生求职,比去年增加了27万名学生,再加上没有就业的往届大学生,找工作的大学生将近900万名。大学生毕业时留在大城市成为“蚁族”,还是选择去二三线城市创业就业,又成了摆在这些学生面前的选择。

面对一线城市,该留下还是离开

据了解,今年有727万名大学生求职,比去年增加了27万名学生,再加上没有就业的往届大学生,找工作的大学生将近900万名。大学生毕业时留在大城市成为“蚁族”,还是选择去二三线城市创业就业,又成了摆在这些学生面前的选择。

北京

廉租房成为“蚁族”第一需求

2013年,北京住建委等单位联合下发通知,禁止房屋群租,要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两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通知》要求,应当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等。无奈之下,“蚁族”向城乡接合部蔓延,在清华大学的水磨社区等地,居住环境十分恶劣,甚至饮水都不能保证,但这些大学生却依然选择在大城市坚守。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青年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廉思带领的“蚁族”研究课题组,2013年曾发布“蚁族”最新报告。他们对于蚁族有过3次大规模的抽样调查,第一次是2008年12月到2009年1月,第二次是2010年3月到10月,第三次是2013年1月到3月。他们发现,蚁族有一些变化,包括学历层次提高、居留模式转型、聚集类型变多、居京意愿减弱、经济状况改善等。

“蚁族”很多来自农村,廉租房为第一需求

廉思给“蚁族”一个新的定义就是城市中的“在职贫困者”,因为这些人首先是代际性贫困,“蚁族”很多来自农村,从父母学历来看,受访者父亲初中以下占49.2%,父母大多务农,因此,“蚁族”很难从家庭获得更多的经济收入和社会资源。更值得关注的是,“蚁族”多是高学历贫困,该比例以大专和大学为主,大部分来自普通高校和民办高校,合计81.4%。其实,“蚁族”的收入并不低,平均月收入已4000多元,聚集地主要选择城乡接合部,平均居住6.4平方米。

“但因为他们买不起房,所以延迟结婚和生育年龄,作为年轻人,‘蚁族’正处于人生承前启后的重要阶段,衣食住行缺一不可,住房贫困导致生活其他方面不敢消费。”廉思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廉思看来,住房正替代职业成为社会分化甚至是社会固化的重要因素。在相关调查中,在住房政策方面,廉租房成为“蚁族”第一需求,调控房价成为第二需求。对于青年“蚁族”群体来说,阶层固化更让他们担忧。“我们也想试图定义,4000元已经摆脱绝对贫困的标准,现在这样的概念应该叫青年流动大学毕业生聚集群体”。

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汪玲更习惯用“北漂”定义这些年轻人,她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留在北京并不是唯一的出路,自己能有一个明确的规划才最重要。

“留在北京与否应该取决于你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一线城市有利有弊,它能提供给我们良好的文化氛围,紧张有序的生活节奏,同时也会相应提高生活压力,因此,不管是去二三线城市还是留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首先应该取决于自己的理性思考和清晰判断。”汪玲说。

政府应让引导80后、90后开阔视角

汪玲告诉记者,自己每年的硕士毕业生很多都选择去二三线城市工作,而且发展都很好。“北京高学历、有背景的毕业生太多,在这里,我的学生优势不能凸显,而在二三线城市就不一样了,在北京的见识、学历,让这些学生在家乡成了香饽饽,他们在二三线城市有更大的市场,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汪玲认为,回二三线城市发展不仅对个人发展有利,也更有利于人才流动,满足二三线城市发展的高素质人才需求,“国家应该在政策上加以引导,让这些80后、90后开阔视角,不要老盯着一线城市”。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北京城镇居民医保本月起办理参保缴费手续
下一篇:北京调查:7成劳动者索要节日加班费诉求难实现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