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中冶亏损多重困局 百余人北京总部讨薪

中冶亏损多重困局 百余人北京总部讨薪

2013-08-06 08:34:51来源:21世纪经济热度:评论

“中冶下面的子公司拖欠我们4800万工程款,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星期,但中冶集团始终没给一个具体说法。”8月5日,讨薪方一名丁姓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8月5日中午,本报记者在中冶集团总部大楼的正门口看到,一排蓝色帐篷下,来自中国八冶集团职工及部分农民工组成的百余号“索债”队伍席地而坐,但几步之遥的中冶集团入口却始终大门紧闭。

“中冶下面的子公司拖欠我们4800万工程款,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星期,但中冶集团始终没给一个具体说法。”8月5日,讨薪方一名丁姓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百余名讨薪者上门追讨的4800万款项源自于其位于辽宁省葫芦岛的一个锌厂工程项目。

上述丁姓负责人称,中国八冶集团为其完成了1.5亿元的工程,但中冶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葫芦岛公司”)及其下属葫芦岛锌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葫芦岛锌业股份”)拖欠的4800万尾款却已长达约两年。

“中国八冶和中冶葫芦岛公司沟通过很多次,今年5月份我们也来了一次,但中冶集团一会说要我们提供拖欠款的明细表,一会又说正在协调,但把我们打发走后又不了了之。”讨薪方另一名负责人说。

事实上,被索债者“围堵”总部大楼似乎是中冶集团多重经营困局的一个缩影。几年来,这家备受业内质疑的央企还面临着诸多困境。其中,海外业务频现危机,资金链探底,内部管理混乱等则是外界对中冶集团当前困局的几大关注焦点。

“中冶是由冶金部原来的大杂烩企业合在一起组建的,且之间都是互相竞争的关系,内部关系错综复杂,公司治理混乱。”北京科技大学冶金教授许中波说。

重组完成期限未知

对于中国八冶集团以及被拖欠工程款的农民工来说,中冶葫芦岛公司及其下属公司葫芦岛锌业股份的4800万债务何时结清仍不得而知。

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由于存在欠款的两家下属公司目前正处于破产重组执行手续中,且重组草案也尚在讨论之中,所以暂时无法支付拖欠的工程款,“谁来承担这笔债务现在还无法确定。”

资料显示,今年1月,葫芦岛锌业股份债权人葫芦岛银行向辽宁省葫芦岛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以未能偿还到期债务及资不抵债为由要求对葫芦岛锌业股份进行破产重组。随后,葫芦岛中级人民法院对这一重组申请做出裁定,并于2013年2月5日指定葫芦岛锌业股份清算组为管理人。

“其实在葫芦岛银行向法院提起诉讼之前,葫芦岛锌业股份的债务纠纷就已经穷于应付了,作为母公司,中冶葫芦岛公司也有连带责任。”一名熟知中冶集团的知情人士说。

中冶葫芦岛公司内部人士证实,持续几年的亏损已经让中冶葫芦岛的债务黑洞不断放大,而子公司葫芦岛锌业股份的负债表中,数十亿的欠款来自于各大商业银行。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葫芦岛锌业股份的欠债名单中,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沈阳分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葫芦岛分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葫芦岛龙港支行、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锦州分行、锦州银行金凌支行、中国工商银行葫芦岛分行等十余家银行皆位列其中,而拖欠款项的名目则包括银行承兑汇票、国际信用证押汇,以及流动资金借贷等。

对于中冶葫芦岛公司以及葫芦岛锌业股份来说,尚难填补的债务黑洞也让两家公司的重组计划一再延期。

2013年7月24日,锌业股份管理人向葫芦岛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称提交重整计划草案的六个月期限即将到期,但因客观原因,重整计划草案尚在讨论研究过程中,并从锌业股份涉及利益群体的多元性、重整工作的复杂性、重组方态度的审慎性、锌业股份的重整价值和重整对经济和社会意义等五个方面提出理由,请求法院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三个月。随后,葫芦岛中级人民法院对葫芦岛锌业股份管理人提出的申请做出裁定,将公司重组计划草案提交期延长至今年10月31日。但对于中冶葫芦岛公司迟迟难以出台的重组方案,“围堵”中冶集团的百余名讨薪队伍似乎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我们负责的工程是在破产重组之前完成的,4800万中有1800万是拖欠的农民工的钱,而且公司的职工已经一年多没发工资,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了,作为母公司,中冶集团应该替子公司垫付这笔欠款。”上述丁姓负责人说。

而本报记者多次致电中冶集团方面,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对方就拖欠款项的处理方案。

多重困局

中冶集团财务状况堪称糟糕时,其内部的管理运营也同时备受挑战。

2012年8月,在中冶集团饱受亏损诟病后,国务院国资委对中冶集团的管理层做出人事调整,原副董事长、总经理王为民被免去相关职务后,国文清火线救场。随后,接手“烂摊子”的国文清也随即开出了一张剥离资产、降低成本的“药方”,但截至目前,中冶集团仍然在泥潭中挣扎,其如何摆脱来自旗下资源缩水、资金吃紧、管理混乱等困局仍不得而知。

本报记者了解到,中冶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中冶此前募集资金投资的一号项目——位于阿富汗南部卢格尔省的艾娜克铜矿此前计划总投资达43.91亿美元,但后因开采中涉及当地文物而被迫中止。

此外,中国中冶在阿根廷的诸多矿产项目由于开采难度大、矿山规模小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而除旗下业务皆阻力重重外,中冶集团内部的管理无疑是其不得不应对的另一关键阻力。

“由于当时组建时,下面的子公司都各自为政,在管理上存在明显脱节的现象,这对集团层面的整体控制力是个非常大的挑战。”上述知情者说。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掌舵中冶集团后,国文清随即密集奔赴旗下多家子公司现场办公,并对旗下中国恩菲、中冶京诚、中冶集团瑞木镍钴项目、中冶澳大利亚SINO铁矿等多个项目提出了降低成本、控制有息负债等“节流”要求。

“目前,中冶集团,包括上市公司都在对资产重新梳理进行讨论,但短期内无法实现扭亏为盈,这是此前中冶集团冒进推进多元化埋下的苦果。”上述知情者说。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北京发布17行业工资指导线 房地产业年薪拔头筹
下一篇:北京朝阳区一保安因工资纠纷将队长扎死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