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 > 北京 > 北京资讯 > 北京医改:“冤枉药”少吃了 看病难仍未解

北京医改:“冤枉药”少吃了 看病难仍未解

2012-10-11 10:42:11来源:北京日报热度:评论

北京医改试验在进行了两个多月后,热门科室一号难求的现象并未明显改善,医事服务费并非“万能”,但在体现医生劳务价值、让老百姓少花冤枉钱方面有一定效果。

注射用甲磺酸加贝酯,原价43.40元,现价37.74元;注射用氨曲南,原价138.00元,现价120.00元;即复宁粉针,原价2995.75元,现价2605元……试点医改满两个月后,北京友谊医院大厅的屏幕上依然不断滚动着药价的变化情况。

“怎么42了,原来挂号才7块钱啊?”咨询服务台前,不断有前来就诊的市民问询医事服务费这件新鲜事儿。

7月1日起,北京友谊医院率先试点实施医药分开,取消药品加成,药品实行进价销售;取消挂号费、诊疗费;建立医事服务费制度,医事服务费按医师职级确定,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实行医保定额支付。9月1日,朝阳医院亦开始同样的试点医改。

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近日表示,如果试点顺利,明年将在北京全市推广这一医改措施。

医事服务费并非“万能药”

此次友谊医院和朝阳医院的试点医改,主要目的是通过医事服务费项目的设立,取消药品提成,促成医药分家。现在,友谊医院门诊楼所有的挂号、收费窗口均合二为一,患者可以在任意一个窗口挂号并交费,只排一次队。据挂号处的付主任介绍,此次医改目的之一便是通过医事服务费的层级收费标准,引导公众合理就医,改变市民大病小病都扎堆挂专家号的局面。

《小康》记者在对友谊医院的走访过程中也看到,有些专家号确实病人不多,但是一些像“消化科”这样的王牌科室依然一号难求。来自江西的患者王女士告诉记者,丈夫因为肠胃问题来京就医,挂号时获知近两周的专家号均已没有,如果着急,只能挂特需号,“一个特需号就是300元”,王女士感到很无奈。而王女士反映的问题却并非个案。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表示,目前,朝阳医院和友谊医院的试点新型改革,主要目的是要突破以药养医的局面,即取消医院15%的药品加成收入,设立医事服务费项目。这样做,一方面减少目前医院普遍出现的医生、医院为增加收入多开药、开贵药,导致过度用药的现象;另一方面,通过设立医事服务费,来缩小医生的劳务付出与实际收入之间的差距,上调医生的劳务付出,与用药之间达成平衡。

“一号难求的现象,便涉及到我们经常讨论的合理就医问题”,刘国恩说,这种现象过去多少年来一直很严重,直到现在,绝大多数的三甲医院,比如301医院、协和医院、友谊医院等等,老百姓看病都会涌向这些大医院以及相应的专家科室。目前老百姓无法合理就医的现状,是在以前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由政府行政手段配置资源而形成的结果。医疗资源过度地向类似三甲医院这样的大医院,或者大城市医院倾斜,而社区医院则在资源上相当薄弱,长期的积累,便导致民众对社区医院的不信任。

热门王牌科室一号难求的局面为何没有得到显著改善?刘国恩剖析到,当我们的资源,特别是优质的人力资源能够在上游和下游,或者说三甲和社区医院,有比较合理的配置的时候,看病的老百姓才可能有合理的流向。如果连资源的配置都不合理,就不要单方面期待看病的老百姓存在合理流向。“每个人都想找到最好的医疗资源来看自己的病,如果真正优质的资源能配置到社区,相信没有老百姓不愿意在自己家门口看病。因而,要解决引导百姓合理就医的问题,医事服务费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连最主要的手段都不是。”

刘国恩强调,最根本的还是要让老百姓在社区医院看常见病。这就需要政府在目前的状况下,将医疗资源向社区医院倾斜。同时,还需要专业的医师抽出空余时间、业余时间建立社区服务网点,建立专家社区临床医点,形成一种帮扶手段。这样做,还可以让大量的医疗院校毕业生加入到这些网点中,避免这些毕业生资源的流失。

让老百姓少吃“冤枉药”

友谊医院对普通号、副主任医师号、主任医师号、知名专家号每人次分别收取医事服务费42元、60元、80元、100元,但由于医事服务费纳入医保报销,个人只需自费2元、20元、40元、60元;急诊号收取医事服务费62元,医保报销60元,个人自费2元;住院收取80元/床日,按患者享受待遇比例报销。

此前,北京市一位人力资源部门的官员向媒体表示,这次医改中,40元的医事服务费不动用患者医保累积余额就可以直接报销。有媒体质疑,未来如果全北京的公立医院都取消药品加成,增设医事服务费,并且由医保报销每人次40元的医事服务费,医保每年将多掏13亿元。这笔钱从哪来?

刘国恩告诉《小康》记者,这样算账是片面的,甚至是不准确的。在友谊医院和朝阳医院试点改革之前,医院没有实施医事服务费,医院医疗费用的总开支,更多的是以药品加成的形式体现出来的,换个直白的说法就是:如果一服药,以115块钱开出去,其中只有100块是实际发生的费用,另外的15块就是医院附加的15%的药品加成。其实,医院真正获利的就是这15块钱,剩下的那100块,要分摊到各个环节,比如厂商供药的成本、流通成本等。

根据统计计算,医院的收入中,每年药品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30%到50%。而医院的这部分药品收入,医保支付的是大头,老百姓支付了小头。试点改革后,把15%药品加成取消,老百姓和医保都不需要再去支付这部分药品加成费用了,相应地,公立医院的收入中药品收入这部分便没有了,即医院的整体收入减少了。这就需要通过医事服务费以及其他诊疗费用的上调来补充,而上调部分更多的是通过医保买单,个人支付少一些,以42元医事服务费为例,医保支付40元,个人支付2元。医院的总收入不会改变,医保和个人支付的总费用也不会改变,只是结构有所改变。即以前是支付给药品加成,现在药品加成取消了,多出来的便转移支付给了医事服务费。所以对医保来说,负担并没有加重。

刘国恩解释,这样产生的好处就是,在医保总开支不增加的前提下,让老百姓少吃了很多冤枉药,同时通过医事服务费让医生的劳务价值得到了补偿,而医院的收入并不会减少。

“医药分开”能否让医生价值回归?

很多患者会问,42元的医事服务费是怎么算出来的?为什么医院和政府都没有给出详细的计算清单?试点扩大后,这个数字会不会有所变动?

“不能仅仅盯住目前这42块钱的费用,因为这只是暂时的一个‘平衡’算法下的数字,就像友谊医院的试点改革一样,是一个试验数字。”刘国恩举了个例子,假设一个医院一年的总收入为一个亿,其中大概有五千万是药品收入,另外五千万是非药品收入,如果药品收入里面有15%是加成得到的,那么此次试点改革取消掉的15%药品加成(约合750万),便需要医事服务费上调来平衡。但其实,调整的不仅仅是医事服务费,还有其他部分,比如床位费、诊疗费、手术费、住院费等等。所有这些调整部分,包括医事服务费,一共增加的幅度,以不超过取消的药品加成的损失(上述假设为750万)为上限。

刘国恩解释,医事服务费是存在一个空间的,这个空间有可能是42块,也有可能是32块或者52块,因为医事服务费是要与床位费、手术费等费用一起,构成一个比例,这个比例既可以上调也可以下调,只要这些比例加起来上调的空间,相当于医院药品加成15%损失的那一部分即可。因此,目前这个42块,只是根据友谊医院和朝阳医院改革,暂时小范围估算的一个数字。

“未来随着医改在全北京市的扩展,42块是极有可能调整的。”刘国恩说,医改的相关专家将要通过好几年,分析研究大量的试改数据,科学认定每个诊疗项目的真正价值,进而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不管是挂号费,还是诊疗费和手术费,价格实际上还是偏低,沿用了20年以上都没有变化。随着经济增长,提高的只有药费。这种收费结构难以体现医生个人的价值。如果能减少药费、检查费,提高诊疗费,医生的工作积极性也会很好地体现出来。”友谊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赵宁介绍说,“现在挂顶级专家号是100块,报销40元,患者自身只需要负担60元。可能看起来比原来贵了很多,但这要是在国外,一两千美金都不一定能挂上。”

市医管局则认为,“医药分开”不仅仅是取消了药品加成,其背后是医院系列体制、机制、服务模式的变化。医管局将次均费用、药占比、患者满意度、抗菌药物使用合格率等纳入绩效考核指标。医院将服务量和患者满意度的考核与医院和科室的收入、医务人员的收入和晋升层层挂钩,有利于医生价值的回归。

友谊医院骨科门诊主任医师杨雍称,试点前,他的办公室门口经常堆积很多人,有时候因为病人要求加号最多要看二十四五个病人,一天下来十分劳累,更不愿多说话。“今天的15个号可能挂不满了,要在以往这是不可能出现的。”如今病人少了,他有更多时间与病人交流了,平均每人能有15~25分钟的时间。据医管局调查,88.4%的患者认为专家门诊的交流和解释时间比以前增加了,对医生服务总体满意率也达到了90.2%,“更充分的沟通对促进医患关系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五代人理财面面观 80后1/3工资交房租
下一篇:北京2013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启动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